交通動态更多
    聯系我們更多
    固定圖片
    地址:湖南湘潭市高新區芙蓉東路108号
    電話:0731-52818878 
    傳真:0731-52818826
    郵箱:XTJFJT@163.COM
    交通知識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招商引資 >交通知識 >

    一個“打車神器”引發的争議

    更新時間:2017年-03月-18日



      “打車難”現已成為北上廣深等大城市的“通病”,應運而生的手機打車軟件火了起來。

    數字顯示,截至5月7日,中國11家主流安卓應用商店中,打車類應用下載量超過百萬,其中“搖搖招車”、“易打車”、“打車小秘”等客戶端下載量均已超過10萬次,用戶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

    然而,伴随着手機打車軟件的火爆,其暴露的加價、監管不力等問題也不斷增多。近日,深圳交通運輸委員會下發“禁令”:要求出租車司機不得使用手機打車軟件(打車APP),并将聯合執法支隊進行專項整治,更是讓其成為輿論焦點。

    ――政府回應――

    深圳:“叫停”是為“監管和規範”

    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表示,手機召車軟件在出租汽車行業提供應用服務,符合行業智能化發展方向,為市民提供了便利。但目前出租車行業中活躍的多款手機召車軟件在功能設置和技術運用方面不夠成熟,如駕駛員注冊準入缺乏認證、提供加價議價功能、操作方式存在行車安全隐患、投訴争議處理困難等,影響了行業運價體系和營運秩序。此次“叫停”其實是為“監管和規範”。目前客運交通管理局正在加緊研究手機軟件等第三方服務機構的接入标準和管理規範,并在此基礎上推動手機召車、網絡召車等新興服務方式的應用。

    上海:合規放行,不許加價

    針對當下風靡的打車APP,上海市交港局一再表态,合規放行,加價不許,需以安全為前提,不鼓勵司機效仿。其相關負責人明确表示,正與政府有關部門一起研究,希望通過法律層面來認證第三方APP軟件的合法性。一旦标準确定,凡符合相關标準要求的,可與滬上出租車公司商量共同開發,以維護本市出租車市場正常的運營秩序和價格體系,如發現擾亂市場的行為則将堅決予以取締。

    北京:允許手機軟件進入電召平台

    北京市交通委新聞發言人李曉松表示,加價的實質是誰出高價誰享用車。對于那些有急需的一般乘客來說是不公平的,比如,有位老人急需去醫院,但又不想加價,他的車就可能被别人搶走。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政府制定一定規則,保證乘客享用服務的公平性。6月1日起,政府推出的96106統一叫車電話将啟用,它整合了五家出租車調度平台,基本覆蓋了全市6.6萬輛車。之前,五家出租車調度平台中已經有引入手機打車軟件的情況。為了充分挖掘資源,調度中心采用招投标的方式,允許這些手機軟件進入電召平台。但政府要制定統一的規則标準,包括技術、服務标準、投訴處理等多個方面,而且一定要求其不能給顧客加價。
    ――四方觀點――

    乘客:用起來方便,可接受适當加價

    @小米步步:加價是乘客自己願意,而且的确是由于一些地方偏僻,很少有司機應召,加價算是對司機的補償,可以理解。

    @許正陽:總是加價司機就會養成不加錢不去的習慣,而且挑活會更加嚴重,不可以提倡,對于不願意加價的乘客來說也不公平。

    @莉之甜甜:打車軟件用起來很方便的,如果确實很有急事,加點價格還是可以接受的。

    出租車司機:安裝軟件後月增收千元

    深圳出租車司機吳師傅介紹說,安裝軟件後,空駛率的确有所下降,不僅能夠知道附近哪裡有乘客,而且還能提前預知乘客要去的地點,并判斷這是否符合自己交班、吃飯或者回家行進的方向。

    而能夠直接增加收入,成為出租車司機安裝打車軟件的首要原因。據出租車司機陳師傅介紹表示,有的打車軟件設置了手續費功能,而能額外地收到“小費”,無疑讓更多的出租車司機趨之若鹜。“一天至少增加幾十元,一個月也有1000多元了。”

    出租車司機夏師傅說,他在手機應用商店上下載“嘀嘀打車”後,還需要上傳自己的證件信息、照片等才能使用。同樣使用打車軟件的出租車司機胡師傅則認為,軟件中可以對司機和乘客評分,用信譽來規範彼此行為,“有三個差評,我的賬号就不能再使用了。”

    出租車公司:帶來便利也帶來隐患

    對于叫停第三方打車軟件,深圳出租車企業也表現得有些矛盾。深圳一家較大的出租車企業老總表示,“總體上,對于客管局的政策是支持的。這些軟件确實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

    大多數的手機打車軟件,都是由司機個人在手機裝載。雖然“的哥”在下載這些軟件客戶端時,會被要求輸入諸如駕駛證、運營證、車牌号等信息,但這些信息并不難獲取。軟件開發者的信息與出租車公司也不聯網,即使信息提供錯誤,也難以驗證。這也就意味着,其平台中可能混入假的士。而對普通市民而言,顯然也無法查證車輛和司機真僞,一旦因此發生糾紛,利益很難得到保障。不過,該負責人也坦率地表示,對比公司現有的電召平台,第三方開發的叫車軟件,使用更加方便,也确實給乘客提供了便利。

    召車軟件公司:願随時改進軟件

    針對深圳市交委的舉措,北京某技術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叫停的主要原因在于電召軟件中“加價”、“司機”發展“司機”的模式,會影響市場秩序。特别是黑車可能會因為沒有準入門檻的限制而進入市場。

    早晚高峰時段難打車,部分區域也存在“的哥”不愛去的現象,為此,部分企業推出的打車軟件附加了一項加價功能。若乘客持續難打車,可以點擊“加價5元”、“加價10元”的按鍵,有些軟件可加價至20元。企業表示,這樣做的目的是為刺激的哥出車的積極性,同時也一定程度解決了部分急需打車的乘客需求。

    “我們實際上會對注冊司機進行嚴格的人工審核。”該負責人表示,“司機雖然可以自行免費下載軟件,但是如果沒有經過審核,軟件接收不到乘客信息,是無法使用的。” 
    ――專家聲音――

    避免簡單禁止粗暴管理

    易觀國際研究稱,由于出租車司機與打車者之間信息不對稱,導緻非高峰時段出租車空載、高峰期和惡劣天氣下司機拒載等現象頻發,而手機打車軟件通過加價等手段,提高了打車成功幾率,實現了司機和打車者雙赢,因而在大城市日益走俏。

    對于第三方手機叫車軟件的盛行,上海政法學院社會管理學院院長章友德認為,應避免簡單禁止、粗暴管理。目前,幾家大公司推出的叫車軟件已接入到自身的電調平台,安全可控,但可以适當學習第三方軟件的優點。

    上海大學社會學專家胡申生表示,類似的軟件有其需求性,但技術的研發需建立在正規化的前提上,以免擾亂社會正常秩序。

    打車軟件商業模式不明确

    業内人士認為,手機打車軟件由于正處于探索起步階段,商業模式尚不明确,導緻運營成本較高。特别是由于打車市場的不規範,導緻加價策略在某種程度上加劇了原有公共交通資源的分配矛盾,打亂了路邊打車和應用訂車的公平競争環境,可能會影響此類打車軟件的發展前景。

    打車APP,是指安裝在智能手機上的應用軟件,乘客隻需要幾步簡單的操作,即可将打車信息發送到周邊三五公裡範圍内空閑出租車司機的手機上,然後司機和乘客直接溝通,實現交易。目前國内已有“嘀嘀打車”、“搖搖招車”、“快的打車”等二三十款類似功能的APP。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應急事件處理
    【返回列表頁】